2014年05月21日

南京大学生嫌校园网慢 淘宝买宽带号后售卖被判罚1万

  因校园宽带网速慢且夜间断网,在南京一所高校读大三的茌新帝在淘宝一商家购买了宽带账号,并转手售卖给校园内的其他同学,先后获利2000多元。他未曾想到,自己这一行为竟触犯了刑法。

  四年来,他一直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就学、生活。但茌新帝并不认可上述指控,他一直对外坚称自己主观上并不知道所买宽带账号为非法。

  今年7月,南京市玄武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茌新帝犯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罚金1万元。

  因茌新帝不满该判决,上诉到南京市中级法院。2018年9月18日,本案的二审开庭,目前法庭尚未判决。

  2014年11月,南京某职业院校大三学生茌新帝开始帮同学在淘宝上购买电信宽带。

  他选择的淘宝卖家店主叫何瑞全。这名店主的宽带账号后被法院认定为犯罪所得——也就是,通过计算机技术手段,侵入了中国电信南京分公司的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

  茌新帝称,他并不知道这些宽带的非法性。“他的店铺是淘宝推荐,一开始是我自己买来用,后来同学知道了,让我代买,因为他们很多不懂路由器的设置。”茌新帝对澎湃新闻说,半年多时间内,他通过这种校园内的买卖,大约赚了两千多元。

  2015年9月底,茌新帝20岁生日的前一天,他被叫进了警察局。随后,他被取保候审,直到今年七月份一审判决结束。他一直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嫌疑人”身份度过了三年多时间。

  这三年里,茌新帝考本科、从本科毕业,如今又开始找工作。看起来稳稳当当,但他表示,三年来,因为这桩案件,他“背负很大压力”。

  “去年过年,差点以为要判实刑,以为毕业证都拿不到,据说这个罪名最高可以判七年。”茌新帝说。

  虽然后来一审法院并没有判处茌新帝实刑,仅对其处以罚款,但他仍然觉得十分委屈。一方面,有了这条犯罪记录,他担心自己今后的工作、生活因此受到影响。

  “当时考本科时,都不敢考南京的学校,后来本科毕业了,也放弃了考研的念头,因为要政审,需要你有无犯罪记录(证明),现在找工作也受限制。”茌新帝说,“以后要开公司、孩子当兵当公务员什么的,恐怕也有影响。”

  他表示,网上淘宝宽带卖家很多,买的人也很多,“想不通(我)错在哪。”他说,事发后,让他代买的同学很多人也表示不理解,因为即便是现在,校园里还有这种交易存在。

  澎湃新闻记者从一审法院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做出的判决书中看到,之所以认定茌新帝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嫌疑人,是因为茌新帝“明知”淘宝商家何瑞全(已另案处理)销售的电信宽带是犯罪所得,还予以收购。

  其理由有,茌新帝向何瑞全购买账号过程中,没有用到身份证,且茌买回的一些账号还出现欠费、需要解绑改密等非正常情况。

  “茌新帝虽然是在校学生,可作为一名成年人,其应当办理过手机号码等电信业务,应当知道要提供身份证等相关要求。”判决书写道,且欠费、解绑等非正常使用的情况“表明该宽带曾有人使用过”,“明显不是新的宽带”,这与常理不符。

  结合茌新帝的认知能力,法院认为,茌新帝应当知道所收购的宽带账号系犯罪所得。

  然而在9月18日南京市中级法院的法庭上,茌新帝及其辩护人表示,茌新帝“并不知道”所购宽带是非法所得。

  “从茌新帝与何瑞全的qq聊天记录可以看到,何多次暗示自己来自电信公司或者认识电信营业公司的人,通过他们获得的宽带账号,因此,茌并不知道这些账号是通过技术手段侵入所得的。”茌新帝的辩护人说,淘宝上售卖宽带账号的商铺很多,一般人很难辨别是否“非法所得”。

  辩护人还表示,欠费、解绑等情况,作为一个不是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大学生,不可能很清楚其意味着什么,更不会想到这可能是通过入侵计算机系统所得。

  “何瑞全在与茌的聊天记录中说自己是兼职的,说自己卖的账号除了南京,其他地方没有,要悄悄做,不能被查。”检察员在庭上说道,这体现茌新帝也是知道“账号非法”。

  但茌及其辩护人认为,这是对聊天记录断章取义,网上有很多卖家都是电信公司兼职的,茌新帝一直认为何瑞全是电信公司的人,或者有内部渠道,只是不方便明说。

  此外,辩护人还表示,一审判决书中写道,何瑞全供述是通过“扫号软件”入侵计算机系统,但“我们请专业人员鉴定过,何瑞全的扫号软件是未完成状态,根本不能运行”。辩护人请法庭现场演示扫号软件如何入侵,以此证明茌新帝所购宽带账号的确是何瑞全通过入侵计算机这一非法手段所得。

  但检察员表示,何瑞全如何非法所得已在另案审理判决(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与本案无关。